袖珍國的大名堂-國際新聞-齊魯晚報網

袖珍國的大名堂-國際新聞-齊魯晚報網

  

摩納哥

袖珍國的大名堂-國際新聞-齊魯晚報網

  

聖馬力諾

袖珍國的大名堂-國際新聞-齊魯晚報網

列支敦士登

齊魯晚報訊(記者 王昱)應意大利共和國總統馬塔雷拉、摩納哥公國元首阿爾貝二世親王和法蘭西共和國總統馬克龍邀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3月21日開始對上述三國進行國事訪問。與法國和意大利這兩個中國人熟悉的歐洲國家不同,摩納哥這個名字不僅很多人聽來十分陌生,甚至在世界地圖上小得都難以找到。也難怪,這個國家總麵積為2.02平方公裏、人口隻有3.9萬,說它是“小國”都有些誇張了,隻能說是袖珍國。

而打開歐洲地圖,你會發現這樣的袖珍國家還真不少,摩納哥甚至還不是其中最小的一個。曆史上同樣上演過列強爭霸的歐洲,為何會存留下這麽多“袖珍國”?      

“彈丸之地”不好吞並

歐洲除俄羅斯外的總麵積約900多萬平方公裏,大體上與中國麵積相當,但同樣經過幾千年的分分合合,中國始終以大一統王朝在曆史上唱主角,而歐洲大多數時候卻是小國林立。直到今天,法國、德國、意大利等歐洲主要國家的麵積都與中國的一個省相當,而這些“大國”間還星羅棋布著像安道爾、列支敦士登、聖馬力諾、摩納哥、梵蒂岡等“袖珍國”。很多中國人看到這種“出門遛個彎都要過海關”的袖珍國,都會情不自禁地冒出“這樣的小國為啥沒被吞並掉”的念頭。

究其原因,恐怕跟古代歐洲人對產權的概念特別重視有關。早在古希臘時代,柏拉圖、亞裏士多德等人就將產權看做“人格的自然延伸”。中世紀封建貴族們更是將自己的領地視作私有財產,吞並戰爭當然也就成了搶奪他人財產的“違法行為”,再加上教會的管束,於是就給了很多小國以生存空間。

摩納哥的曆史,正是反映這一點的典型例證。早在古典時代,這裏就是地中海西部最繁華的商業港之一。意大利半島的小霸主熱那亞共和國派出商人在這裏建立據點,摩納哥正式立國。這個特殊出生過程給了摩納哥與眾不同的“法統”——它雖然被法國包圍,但卻是熱那亞人建立的。鄰近的法國貴族想兼並這塊土地都找不到正當的理由,而為了這一小片土地壞了政治遊戲的規矩,外加惹惱熱那亞共和國這個地中海大金主又實在劃不來,所以大家都默許了這一小片飛地的存在。

進入近代後,隨著民族國家概念的形成,歐洲各主要強國紛紛開始整合崛起。而隨著熱那亞共和國和西班牙帝國的相繼衰落,摩納哥也失去了靠山。17世紀三十年戰爭後,擊敗西班牙的法國勢力如日中天,一度也動了心思,想要將摩納哥收入囊中。

但就在此時,歐洲並起的各列強之間互相牽製的力量又開始起作用。與法國恩怨頗深的英國人不願死敵收獲這個地中海著名貿易港,尚未統一的意大利各邦國則視摩納哥人為同胞。其結果是法國雖然趁著“法國大革命”時期一舉吞並了摩納哥,但很快就被迫吐了出來。1859年,怎麽也吃不下摩納哥的法國最終跟該國簽了個條約,花400萬法郎買下該國的兩塊地皮,但同時承認其獨立。摩納哥“國中國”的地位自此基本確定。

當然,其後的法國也並沒有完全死心,比如1919年,法國曾經跟摩納哥又搞了個協議,規定摩納哥大公一旦沒有了男性繼承人,摩納哥將自動並入法國。但不巧的是,此後曆代摩納哥大公從沒缺過兒子,實在等不及的法國人自己在2002年把該協議給廢了。

“蕞爾小邦”生財有道

文至此處,很容易給讀者造成一個錯誤印象,即認為摩納哥這樣的歐洲袖珍國雖然勉強維持了獨立,但卻不得不在列強的夾縫裏求生存,肯定十分辛苦。但真相恰恰相反,歐洲的幾個袖珍國幾乎有一個算一個都生財有道,人均國民收入普遍高於歐洲均值,日子過得好著呢。

還是拿摩納哥來說。如前所述,近代以前這裏是著名商業港,從沒差過錢。到了19世紀,貿易中衰的摩納哥確實過了一段緊日子,但摩納哥大公靈機一動,想出了一條生財妙招:開賭場好了。於是,隨著蒙特卡洛大賭場的開張,再配合上當地的低稅率和高安保,歐洲各地的富豪紛至遝來,摩納哥成了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賭國”,幾乎人人都是富豪,遍地豪車,各種遊艇。

事實上,2002年,法國之所以最終放棄對摩納哥的主權聲索,原因之一就是摩納哥繁榮的外溢效應帶給法國周邊地區很大好處,而如果法國人自己拿到這片土地,怎麽管理還真的要費一番腦筋。

上一篇:移動通信大會:中國“智造”引關注
下一篇:壽光菜博會加入國際展覽業協會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台!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