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汽車南站今晚告別 這些瞬間定格記憶

杭州汽車南站今晚告別 這些瞬間定格記憶

今天(6月30日)晚上8:05分,當最後一班開往紹興的車發出後,杭州汽車南站將跟大家說“再見”了!

7月1日開始,杭州汽車南站將搬遷到汽車南站臨時客運站營業。

杭州汽車南站今晚告別 這些瞬間定格記憶

在以自行車為主流交通的年代,汽車南站的誕生,無疑是長途出行的福音。它成了杭州城際交通的“南大門”,兢兢業業地為市民服務了30餘載。

杭州汽車南站今晚告別 這些瞬間定格記憶

6月底的杭州,空氣中混合著水汽,之前還是萬裏晴空,瞬間就開始大雨傾盆。6月30日,雖是汽車南站最後運營的日子,但售票、安檢、檢票、發車等工作環節依舊正常進行著,候車廳也不時有乘客出入,有條不紊的節奏,似乎看不出它要搬遷的前奏。

清早,杭州長運董事長冒雨前來,看望了最後一天堅守崗位的員工們,和南站領導班子合影,留下了永恒的記憶,並對搬遷工作做了最後檢查和落實。

杭州汽車南站今晚告別 這些瞬間定格記憶

不到6點,老邱就到了單位。掃地、擦座位……這是他每天出車前必要的準備工作。自2008年退伍以來,老邱就一直在南站開大巴。兢兢業業10餘年,他從未發生過安全事故。認真負責的他,每天都會把車擦得鋥亮。“車廂是一個流動的家,隻有把家打掃幹淨了,乘客才能擁有一個舒適愉快的心情!”他打趣地說道。

老邱最後看了一眼空曠的停車場,“準備發車,明天就不來這裏了。”說話間,他的眼睛有些濕潤。

杭州汽車南站今晚告別 這些瞬間定格記憶

對於在南站工作了20多年的程大姐來說,這裏的一切都太過熟悉。雖然對搬遷之事早有耳聞,但真的到了這一天,依舊有些不習慣。清早,她穿戴整潔的工作服,手握檢測儀,堅持站好最後一班崗。

“畢業、結婚、生子到現在,我把所有的青春都留在了這裏!” 程大姐說起以往在車站工作的日子,如數家珍,她聲稱這裏有家的味道。但到了新的工作地點,自己也會重新整理心情,依然為乘客提供更優的服務。

杭州汽車南站今晚告別 這些瞬間定格記憶

聊起車站搬遷的事情,檢票員孫大姐有著無限的感慨:“明天就要離開了,心裏頭空落落的。每天看著這裏來來往往的乘客,對這裏的每個角落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突然要我離開,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杭州汽車南站今晚告別 這些瞬間定格記憶

候車室,每天都在上演悲歡離合的畫麵。熙熙攘攘的人流,走一批,又來一批。如此反複,似乎永遠填不滿一個偌大的候車室。

杭州汽車南站今晚告別 這些瞬間定格記憶

聽說南站要搬遷,老金特地從城西穿越半個杭州來這裏看一看。南站對51歲的他來說,有著太多的回憶。

“那個時候,望江村都是田,哪裏見過這麽高大上的地方,坐車是件很稀奇的事情呀!”老金說,他考上大學的那年正好是車站投入使用的第一年。他人生中的第一次遠行就是從這裏開啟的。此後的每一次,都要從這裏出發。他感慨“這裏有著太多回憶,雖然現在出行有了更多的選擇,自己也不再常坐大巴車了,但回憶是一輩子的……”

杭州汽車南站今晚告別 這些瞬間定格記憶

休閑小吃攤位的老板劉奶奶,惆悵地望著眼前步履匆匆的乘客,心裏有著說不盡的惆悵,這裏要搬,自己的生意將何去何從?她在此工作了22年,從當年的阿姨變成了如今的奶奶。

“這攤位比我的小兒子還大了2歲。它就像我的孩子,陪伴了我這麽多年。”說話間,她的聲音有些哽咽。

她說自己是看著車站一步步發展起來的。“剛開始3年,我還在車站外擺地攤,後來我就進站租了店麵。那一年,我35歲,也多虧了這家店,家裏的日子開始好轉。”說話間,她不自覺地摸著身後的椅背,“你瞧,椅背都被我靠平滑了。”

杭州汽車南站今晚告別 這些瞬間定格記憶

上一篇:新能源汽車如何“進化”? 安全問題首當其衝
下一篇:汽車撞上護欄 駕駛員身體被刺穿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台!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