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擁千萬“讀書人”高校書店咋還難幹

坐擁千萬“讀書人”高校書店咋還難幹



  

7月31日,在齊魯工業大學長清校區,一家充滿清新文藝範兒的書店出現在校園內。 新時報記者黃中明 攝
  近日,教育部發布《關於進一步支持高校校園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要求各高校至少有一所實體書店。在網購如此便捷的時代,不少人已沒有逛書店的習慣,尤其是坐擁大量圖書資源的高校,在圖書館的“擠占”下,校園書店設置情況如何,市場怎樣呢?
  記者走訪多所駐濟高校發現,有的有與大型書店合作的“文藝範”書店,有的有以賣考試書籍為主的考試書店,有的則還在建設中。這些校園書店的類型、規模、營業範圍各異,以學校為主導的更注重文化氛圍的打造;個體經營的則會想方設法拉動客流,增加銷售量和業務範圍。

“小清新”書店環境幽雅能休息還能吃喝  在齊魯工業大學(山東省科學院)長清校區圖書館一樓東側區域,有一家“悅客書吧”,是新華書店與該校合作的校園書店。
  書店麵積大約有二三十平方米,整體環境清新典雅。圖書整齊排列在書架上,以小說等人文社會類型為主,還有部分考試和競賽的教輔資料。中間區域的桌上擺放著明信片、禮品盒和相框等文創產品,牆邊有桌椅若幹,店內以綠植、工藝品、玩偶等美化點綴。書店進門處收銀台還有“咖啡吧”的功能,讀者可在這裏點杯飲料,在店內讀書自習。這裏的營業時間為11:00-18:00,時值暑假,仍有一些學生前來。
  工作人員說,相比於圖書館,書店的書更新快,除了經典名著外大部分是暢銷書,學生在圖書館找不到的新書能在這裏找到,老師也是這裏的常客。
  山東師範大學千佛山校區的一家品聚書吧分店,也是這種“小清新”風格,但規模很小,隻有一排書架共5個格子,還有一張桌子上擺放著部分新書和文創產品。書吧工作人員介紹,這裏大部分為折扣書,部分新書不打折。“平時有不少學生進來轉,碰到喜歡的書能一下子買10多本。”
  山東大學中心校區內北門附近創客一條街上的文學生活館,也兼具賣書的功能。這裏環境清新雅致,主要功能是舉辦文學活動和供學生自習,賣書並非其主業。“這裏未拆封的書也可以賣,一個月平均能賣15本左右。平時學生通常是來自習的,買書和文創產品的多數是校外人員,路過時順便進來逛逛。”工作人員說,這裏的書以文學、曆史等課外書為主,專業書籍很少。

賣教輔收發快遞多種方式吸引客流  相比於上述書店或文學館的悠閑風格,還有一些書店則更具實用性,山師大長清湖校區的翰林書店就是這一類型。店內布置簡單,入眼幾乎都是考試用書和教輔,略顯擁擠。
  工作人員介紹,這家書店開業有七八年了,受網絡購書衝擊,銷量呈逐年遞減趨勢。為了吸引更多學生進入書店,經營者開啟了多種業務,謀求生存。“我們還開展快遞收發業務,除了想利用快遞增加店內人流,提高圖書銷量外,最主要的還是書店近年來經營慘淡,所以不得不開辟出一條新路。”工作人員坦言,他們還要支付人工費和房租,書店最後的利潤所剩無幾。記者在書店內看到,有一排架子上幾乎擺滿了等待領取的快遞。
  與翰林書店相隔不遠,還有一家位於山師大文化品牌創業基地裏的“清華”書店,經營的圖書品種也是考試書籍和教材教輔。該創業基地相關負責人介紹,書店已經開了約10年,同樣因電商衝擊,實體書賣得越來越不好。
  “我們上學期開展過讀書沙龍,有時還會在周末到附近路邊擺攤搞展銷活動,帶動書店客流量。”該負責人說,他們還長期開展二手書回收業務。據介紹,這種個體經營的考試書店業務範圍很廣,有的還能幫大學生考研訂房,“個體經營肯定是怎樣能掙錢就怎麽幹。”

有的新建有的改造校園書店謀長遠發展  近日,教育部下發的《關於進一步支持高校校園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中要求,各高校應至少有一所圖書經營品種、規模與本校特點相適應的校園實體書店,沒有的應盡快補建,基本形成全國高校校園實體書店的發展與全社會實體書店的總體布局、服務功能相匹配,主業突出、各具特色、多元經營的良好格局,更好地滿足高校校園日益增長的多樣文化需求。
  相關意見提出了很多具體措施和建議。例如,支持有條件的校園實體書店依法依規開展二手圖書的回收與經營;支持校園實體書店開展讀書會、學術沙龍等讀書文化活動,將其建設成集圖書銷售、閱讀學習、展示交流、聚會休閑、創意生活等多功能於一體的複合式校園文化活動場所;支持校園實體書店與勤工助學和創新創業工作相結合;促進校園實體書店與圖書館、出版社和後勤服務實體互動合作。
  從這些要求上看,上述書店都或多或少地有所涉及,齊魯工大悅客書吧和山師大的考試書店,都設置有勤工助學崗;悅客書吧與齊魯工大圖書館聯動密切,文學生活館也有創業團隊的身影。但對比教育部相關要求,這些書店又都在不同方麵有所欠缺。
  一些高校也在琢磨,如何能讓校園書店功能更齊全,更受師生歡迎,更符合高校特點。齊魯工大圖書館相關負責人介紹,他們計劃將悅客書吧作為一個“窗口”,借助書店新書更新快的特點,師生在書店看到的好書,可以推薦給圖書館,由圖書館“買單”,變為館藏圖書。“我們想把書店與圖書館的功能最大限度地結合起來,形成一種互補、共生的關係。”
  山東財經大學計劃在聖井校區學生生活區建一處校園書店,目前已完成招標,近期或開建。聖井校區管理辦相關負責人說,規劃書店的初衷,是為了充實學校的文化“細胞”,有了教育部文件支撐,他們在建設時可以據此加入更多功能。
  有評論認為,圖書產品選擇針對性明顯,高校市場持續穩定但淡旺季反差大;校園書店雖然能享受一定優惠政策,但受校內管理規定束縛也較多。校園書店經營者要想念好高校裏的生意經,還有很多路要走。
  (新時報記者曹莫 實習生厲鑫)
●相關鏈接
近幾年國內名校
  頻現新興書店
  早在教育部相關要求出台前,國內一些名校內就出現了一批新興書店。例如,華東師範大學與商務印書館合作的涵芬樓閱讀體驗中心於2016年11月8日開業,是上海第一家由高校與出版社合作的集閱讀體驗、講座沙龍、學術交流、文創開發等為一體的校園文化綜合體,也是商務印書館在全國落成的第二家高校閱讀體驗中心。
  2018年4月20日,華東理工大學出版社的隴上書店開業,采取“書店+咖啡館”的經營模式,建設初衷是為理工背景的高校加強人文精神文明建設。
  2018年5月18日同濟大學的同濟書店開業。該校相關領導表示,高校書店應運用學術資源和文化土壤優勢,為高校及周邊讀者群提供高品質的閱讀文化生活空間,並成為高校走向社會的橋梁。 (曹莫整理)

上一篇:OECD報告:全球經濟長期可持續發展 需重點關注環
下一篇:我省貧困勞動力轉移就業99.1萬人 第01版:要聞 2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台!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