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錢就能進世界杯?中國足球除了“歸化”還有

花錢買人就能打進?

除了歸化還有

7月20日晚,第19輪聯賽,越秀山體育場,廣州富力主場迎戰同城對手廣州恒大——除了2012年剛剛升入中超那個賽季,廣州富力實現了對廣州恒大的主客場“雙殺”,“羊城德比”幾乎從來不是勢均力敵的較量,這一戰也不例外,廣州恒大最終以5∶0輕鬆取勝主隊,創造了“德比戰”最大分差紀錄。賽後,富力隊主教練斯托伊科維奇表示,“建隊思路不同,導致兩隊實力差距明顯,我們必須接受主場輸球的結果。”憑借這場大勝以及北京國安本輪客場失利,廣州恒大的排名攀升至中超積分榜榜首。

7月中超二次轉會窗口打開時,“迫不及待”從上海上港回歸廣州恒大的埃爾克森,在這場比賽中貢獻了3個進球,而從韋世豪和保利尼奧的進球過程,也能看到埃爾克森參與策劃的攻擊路線。回到廣州恒大以後的3場比賽,這位狀態奇佳的巴西射手總共打進5球,在目前的射手榜上,埃爾克森已有13球入賬。

如果不出意外,埃爾克森即將成為繼李可之後中國國家隊的第二名歸化球員——武磊和郜林的組合並不足以應對12強賽,國足迫切需要擁有強大進球能力的前鋒,埃爾克森就是國足最想得到的前鋒之一。據記者了解,埃爾克森的入籍手續已經“基本完成”,隻等國際足聯根據《國際球員身份適用管理規則》確認埃爾克森有資格代表中國隊參加正式國際比賽,確認的時間,不會晚於今年9月國足開始新一輪世界杯預選賽的征程。

上周2022年卡塔爾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分組抽簽儀式,在吉隆坡亞足聯總部舉行,國足果然沒有辜負“種子隊”的福利待遇,他們與敘利亞隊、菲律賓隊、馬爾代夫隊和關島隊同組(A組)——雖然過去一個周期的12強賽,國足在敘利亞隊身上吃了大虧,但這次能夠避開伊拉克隊、烏茲別克斯坦隊等二檔球隊,國足已經非常滿意,更何況敘利亞隊最近幾年實力沒有明顯提升,今年亞洲杯賽,敘利亞隊與約旦隊、澳大利亞隊、巴勒斯坦隊同組,最終3場小組賽僅積1分墊底。兩相對比,有歸化球員助陣的國足贏下敘利亞隊難度不大。

當年的俄羅斯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40強賽現在還讓“老國足”回想起來心有餘悸——4年前國足40強賽與卡塔爾、不丹、馬爾代夫和中國香港同組,但原本可以順利進軍12強賽的國足由於麵對中國香港時遭遇重大誤判,導致時任主教練佩蘭中途下課,救火主帥高洪波在最後一輪帶隊2∶0力克已經提前出線的卡塔爾隊,再加上另外小組菲律賓隊爆冷擊敗朝鮮隊,國足才搭上12強賽末班車。

為將“意外翻車”的風險降至最低,中國足協在客場挑戰馬爾代夫隊之前調整中超賽程,第23輪聯賽被放在第22輪聯賽之前進行,而第22輪聯賽8月15日結束,這給國足擠出了將近20天的集訓時間——屆時,國足主教練將回到中國帶隊,在廣州完成兩周集訓隨後奔赴馬爾代夫,後腰位置的李可、前鋒埃爾克森,都是可以讓裏皮“放心”的強大助力,而裏皮需要解決的“麻煩”,是8月26日和8月27日,廣州恒大、上海上港要在亞冠聯賽1/4決賽第一回合比賽中分別對陣鹿島鹿角隊、浦和紅鑽隊,好在這兩場比賽中超球隊都是本土作戰,可以最大程度免去舟車勞頓。

毫無疑問,中國足球與卡塔爾世界杯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當“打進2022年卡塔爾世界杯”與“備戰2020年東京奧運會”“籌備、備戰2022年北京冬奧會”並列中國體育三大任務時,中國足球就注定要經受一場不同尋常的洗禮。本屆世界杯暫不擴軍,國足隻能“另辟蹊徑”,而經過論證後歸化球員的到來,讓這支與以往不一樣的國足實力大增。

包括“至少3名無血緣關係歸化球員”的國家隊,能讓球迷感受到歸屬感麽?這個問題和球迷對世界杯的渴望放在一起,讓人在選擇時需要認真思考。

侯永永和李可的歸化,是“有血緣關係”的歸化——在法律層麵上,他們的歸化更接近於“變更國籍”,但埃爾克森、高拉特、費爾南多、阿洛伊西奧的歸化,是通過“連續在中國居住5年以上且在中國定居”條例申請入籍,這是更普遍意義上的入籍,指向性非常明確:優秀水平球員改換國籍代表另一個會員協會參加國際大賽,國際足聯並不禁止這樣的行為。

山東魯能俱樂部起用的歸化外援德爾加多,因為在2017年代表葡萄牙隊參加過U20世界杯,所以盡管“已經成為中國人”,但代表國足參加國際大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對於中國足協而言,在目前這個階段,還要對“不能為國家隊效力的歸化球員”加強管理——本月下發的《中國足球協會關於協助辦理優秀外籍球員入籍申請工作的暫行實施意見》,中國足協明確表示“歸化球員必須能為國家隊服務”,這意味著從下賽季開始,中超聯賽將收緊“歸化”政策,30歲以上以及入籍後不能代表國家隊參賽的外援,不在批準之列。

上一篇:校園足球與升學掛鉤 參加校園足球賽有機會成一級運動員
下一篇:盤點愛足球的明星陳奕天鹿晗張靚穎最愛哪支足球隊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台!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台!